k8.com凯发线上赌城

中国同全球南方国家命运与共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3-08-26

  中国同全球南方国家命运与共

  21世纪以来,“全球南方”的概念开始被越来越多地用来描述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发生的新变化。美西方因与全球南方国家在气候、经济、种族等问题上分歧巨大,将“全球南方”视为挑战其主导秩序的力量,采取多种方式分化瓦解。从历史和现实看,全球南方国家有着被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压迫的共同历史记忆,这些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越发突出,成为推动国际秩序变革的重要力量。全球南方国家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中坚力量,代表着世界的公平正义。

  历史看,全球南方国家推动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推动建设更具包容性和普惠性的经济全球化。二战后,众多亚非拉殖民地国家摆脱殖民统治,成为主权国家体系中的一分子。这些国家诞生之初,就面临着异常严峻的内外环境。一方面,经过宗主国的长期殖民统治,这些新独立国家在经济上严重依赖宗主国,经济剩余被宗主国通过不平等交换攫取。虽然政治上获得了独立,但经济严重畸形,社会四分五裂,文化殖民根深蒂固,走独立自主发展道路举步维艰;另一方面,宗主国在殖民统治结束后,加速资本、技术、设备的撤离,同时利用跨国公司等,控制着新独立国家的经济命脉,旧的殖民主义还未彻底瓦解,新殖民主义就卷土重来。

  正是在内忧外患的背景下,广大新独立的发展中国家开始谋求联合自强,七十七国集团、不结盟运动等应运而生。不结盟运动将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作为行动纲领,明确提出建立新国际经济秩序的具体构想,制定了实现这一目标的斗争策略。1974年4月,联大第六届特别会议通过了《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宣言》和《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行动纲领》,规定了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基本目标和重要基本原则等。通过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协作,西方发达国家不得不加大了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力度和技术转让,并承诺通过稳定初级产品价格等,让发展中国家获得更多实惠。应当说,正是发展中国家的不懈斗争,使广大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发展鸿沟逐步缩小,全球经济发展才更具普惠性。

  现实看,全球南方国家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图共赢的愿望愈加强烈。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广大全球南方国家追求和平与发展遇到的外部挑战显著增多,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尤其明显。刚刚过去的新冠疫情,使全球发展成果大量被蚕食,广大发展中国家首当其冲。2020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全球多维贫困指数》报告对70个发展中国家的模拟测算表明,新冠疫情或使世界解决多维贫困的进展倒退8~10年。2022年以来,乌克兰危机全面升级,让还未摆脱新冠疫情阴影的广大发展中国家雪上加霜。在危机和经济制裁等连锁反应下,世界股市、汇市、大宗商品、原油和粮食市场等随之震荡,对原油及粮食进口依赖较大的非洲大多数国家直接受到冲击,非洲经济遭遇寒冬。

  在复杂艰难的国际环境下,广大全球南方国家以更加主动的历史姿态,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今年2月,在乌克兰危机全面升级一周年之际,中国发布《关于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中国立场》,提出十二条主张,受到当事方和国际社会的高度肯定。6月,由南非总统拉马福萨、非盟轮值主席科摩罗总统阿扎利等非洲7国领导人和高级代表组成的代表团访问乌克兰,提出和平解决冲突的十点建议。8月,在沙特第二大城市吉达,首个由非西方国家主办的乌克兰问题国际会议引发全球关注,会议强调通过国际社会协商以和平解决乌克兰问题的重要性。当今世界,在美西方鼓吹大国竞争、强调“脱钩断链”、到处煽风点火、大行保护主义等背景下,广大全球南方国家保持高度战略理性,坚决反对选边站队,坚决支持国际经济合作走深走实,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成为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的中流砥柱。

  走和平发展道路是全球南方国家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唯一正途。在工业化的早期,西方国家通过坚船利炮等方式,占领市场、攫取资源,以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欠发达为代价,换取自身的发展。两次世界大战的巨大代价埋葬了这种发展道路的可能性。随着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建立,通过发动战争攫取发展资源不仅经济代价高昂,而且道义上完全站不住脚。当然,依然有某些霸权国家,为一己私利,滥用武力。但现实是,连续发动战争不仅未使其自身强大,反而导致其领导地位日益下滑、国内矛盾层出不穷。

  习近平主席指出,当今世界,殖民主义、霸权主义的老路还能走得通吗?答案是否定的。不仅走不通,而且一定会碰得头破血流。只有和平发展道路可以走得通。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全球南方国家面对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纷纷加快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持续优化产业发展环境,大力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应当说,面对新工业革命的冲击,全球南方国家既没有理由,也没有意愿去搞穷兵黩武那一套。乌克兰危机发生后,美西方多次指责非洲国家“冷漠”。但细想一下,这种所谓“冷漠”恰好反映了全球南方国家对战争的深度厌弃,对自身发展环境急剧恶化的深切担忧,对被迫在大国间选边站队的排斥和拒绝,对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坚定和坚决。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和平崛起,让广大全球南方国家看到了和平发展的光明前景,更坚定了其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决心。从这个维度来说,走和平发展道路的中国式现代化具有重大的世界意义。

  中国是“全球南方”的当然成员,永远是发展中国家大家庭的一员。在美国全面对华竞争的大背景下,美国频频炒作中国“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众参两院分别发起“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法案”和“结束中国发展中国家地位法案”,欲强行剥夺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发展中国家地位。如此操弄,既导致发展中国家地位的议题被工具化、政治化,不利于全球发展,也是美国利益优先,推卸自身国际责任的又一表演。

  尽管中国的经济总量已达世界第二,但人均GDP仅为美国的1/6、欧盟的1/4,人类发展指数排在世界80位以后,科技教育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明显差距,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依然突出,工业化进程尚未完成,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并未改变。从历史上看,发展中国家代表着这样一个集体:它们曾经饱受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帝国主义迫害,在民族解放的斗争中结下深厚友谊。独立后,它们同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边缘,为摆脱经济上的依附、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并肩战斗。作为发展中国家、“全球南方”的一员,中国始终同其他发展中国家同呼吸、共命运,坚定维护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推动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